协和益生菌ALLER-5,改善肠道,提高免疫力,减少炎症,抗过敏。
中老年朋友,女性,儿童,过敏患者,肠胃不好都可服用协和益生菌来改善。购买加微信:codaas

益生菌是怎么抗过敏的?

过敏菌阅读(198)

要说抗过敏,需要先了解过敏原理,简单的说过敏原理:
Th2细胞 ->IL-4,IL13 ->IgE IL-4 & IgE会活化肥大细胞
Th2细胞 ->IL-5 ->IL-5会活化嗜酸细胞
肥大细胞及嗜酸细胞过敏疾病比如过敏性鼻炎、气喘及异位性皮肤炎等都属此类.
所以,可以说过分的TH2激活导致过敏。

正常人的Th1细胞与Th2细胞维持一个平衡状态。

目前主流的抗过敏方法:
1.药物抗过敏方法。祖胺类药物,激素类药物.
原理是减少IgE,IL-5,IL-4等减轻过敏症状。
缺点一:副作用大,对神经,肝肾等有副作用。(详见药物说明书)。
缺点二:只能改善过敏症状,不能保证以后不过敏。不能预防。
优点:过敏症状快速消除。

2.脱敏治疗
抗过敏免疫疗法,原理:少剂量的过敏源注入,让患者Th1细胞和Th2细胞平衡。再逐步加大剂量。等适应后,保持剂量定期注射。大概3-5年左右完成。
缺点一:脱敏治疗时间长,而且需要在不易过敏期间开始。每次打完针,还需要观察1个小时左右不良反应。
缺点二:需要针对单一过敏原。要是过敏种类多,效果不明显。
优点:脱敏成功后,以后基本不会犯。

3.抗过敏益生菌
抗过敏微生物疗法,原理,同2比较像。人身体免疫系统70%的功能都在肠道菌群上,通过专利菌种菌株改善肠道菌群,提高免疫力。
平衡Th1细胞和Th2细胞,预防Th2细胞的过分激活。从而达到减少体内IgE,防治过敏反应。
优点一:既能预防,也能治疗。
优点二:对多种过敏也有很好效果。
缺点一:过敏症状出现时,改善时间要长。
缺点二:改善效果因人而异。每个人肠道菌群不一致,所以,有些能彻底根治。有些只能改善。

什么样的人需要协和益生菌ALLER-5?
老人,孕妇,婴儿,儿童,使用抗生素者,吸烟喝酒者,便秘者,肥胖者,心血管&肝脏疾病患者,过敏者,化疗病人&癌症患者

科普一下益生菌,全面解读益生菌的方方面面

过敏菌阅读(129)

益生菌到底有没有用?

① 2018年9月6日,2篇结论为“需个性化用益生菌”和“益生菌不利于抗生素服用后菌群复原”的Cell文章将益生菌推上风口浪尖;② 众多大媒体站在了益生菌的对立面发表观点,认为益生菌“无用”甚至“有害”;③ 科学界及一些益生菌行业协会给出了客观谨慎的回应,热心肠先生的个人朋友圈也众说纷纭;④ 回归科学证据,一些特定益生菌菌株对特定疾病是有效的,但也有一些菌株在临床试验中折戟沉沙;⑤ 益生菌是否有用及其安全性,都需要更多证据。

未来趋势——个性化益生菌干预

① 小鼠和人体中,消化道菌群存在梯度变化,粘膜和腔内的菌群存在差异,均不同于粪便菌群;② 益生菌通过消化道后在粪便中仍保持活性,但在小鼠肠粘膜的定殖受原有菌群的定殖抵抗;③ 益生菌在人肠粘膜的定殖情况,有明显的个体、部位和菌株特异性,可将个体分为“易定殖”和“抗定殖”两类,并可对粘膜菌群组成/功能和人肠道基因表达产生短暂而不同的影响;④ 干预前的宿主和菌群特征,而非干预期间粪便菌群变化,可预测益生菌的肠粘膜定殖。

抗生素治疗后,益生菌干预不利于菌群复原

① 在小鼠和健康受试者中,分析混合益生菌干预和自体粪菌移植(aFMT)如何影响抗生素扰动后的肠道菌群和肠转录组恢复;② 抗生素显著促进了人益生菌在人体肠粘膜的定殖,但该作用在小鼠中较轻;③ 与无干预的自发性恢复相比,益生菌明显推迟了宿主的粪便和肠粘膜菌群的重建及宿主转录组的恢复,且使其难以完全复原;④ 而aFMT可使菌群和人体肠转录组在几天内近乎完全复原;⑤ 体外实验中,益生菌诱导的菌群抑制作用与乳杆菌属分泌的可溶因子有关

研究益生菌的定殖机制,有助于开发“个性化”菌群疗法

① Suez等人发现,相比于自然状态及粪菌移植,使用益生菌延缓了使用抗生素后的肠道菌群恢复;② Zmora等人也发现,停用益生菌后,肠道菌群很快恢复至原先的状态;③ 益生菌是否阻碍菌群复原、该作用是否有长期健康影响、益生菌疗法是否更适合特定患者群体,还需要更多研究;④ 理解益生菌在个体体内定殖倾向的背后机制,有助于研发“个性化”的细菌疗法;⑤ 未来的研究需关注菌群内部互作及菌群-宿主互作,并考虑生物膜形成、生态排斥等更多因素。

益生菌稳定定殖的两大要素


① 长期以来,益生菌等活体细菌被用于调节人体的肠道菌群和生理机能,但它们的定殖往往是一过性的;② 被口服后,长双歧杆菌AH1206能在30%的人肠道里稳定保持6个月以上,且不会造成胃肠道不适或影响原住菌群组成;③ AH1206的稳定定殖与原住长双歧杆菌丰度低、原住菌群中特定糖类利用基因缺乏有关;④ 系统发生限制和资源可用性,是控制AH1206定殖的生态位机会的两个因素;⑤ 这意味着,某些个体肠道中缺失的特定细菌种类和功能基因可被恢复,这提供了精准和个体化菌群重建的机遇。

益生菌被贴上“相当没用”的标签

① 益生菌被认为是有益于肠道和健康,但以色列的研究者声称益生菌在人体中作用微小;② 研究发现益生菌在半数健康志愿者中仅是穿肠而过,因此不应期待市场上销售的益生菌能对所有人都起作用,个性化定制应是未来方向;③ 同期另一项研究发现,益生菌推迟了受试者使用抗生素后的健康菌群重建,提示益生菌与抗生素共用的潜在不良作用;④ 益生菌研究正在逐渐深入,这些很有新意的发现仍需验证,肠道天然的抗定殖特性是益生菌应用需克服的问题。

益生菌才不是“相当没用”呢

① BBC对Cell杂志发表的两项益生菌研究的报道有严重误导性;② 第一项研究提示益生菌的定殖情况是可预测的,应发展个性化益生菌干预,而不是BBC所说的“益生菌无用”;③ 第二项研究表明,抗生素后益生菌可定殖于肠道,代价是土著菌群被影响;④ 但研究用的益生菌缺少相关临床证据,且益生菌的作用未必体现在对菌群的影响上,有效性≠定殖;⑤ 许多研究都支持益生菌对特定适应症有益,作用再短暂也仍是益处;⑥ 使用益生菌还有助于减少医疗支出。

益生菌的价值,要看临床证据

① BBC等媒体引用研究者的话,称益生菌“相当无用”或“不那么有益”,是相当失实的,忽视了大量临床研究证据;② 两项研究均缺少临床终点,仅分析了1个益生菌产品对人体菌群的影响,但益生菌未必需要与菌群发生可检测的互作来发挥功效;③ 研究本身也有潜在问题:不恰当的方法学、所用益生菌没有已知临床益处、研究者自身的利益冲突等;④ 益生菌无法在体内长期定殖、仅对有些人有效,是业内早已清楚的事实;⑤ 两项研究的发现需进一步验证。

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如何正确看待益生菌

① 对益生菌功效的探索是一个科学严谨的过程,益生菌对特定适应症的安全和有效性,得到权威机构认可和大量研究成果证实;② 不应忽视益生菌功效的菌株和人群特异性;③ Cell发表的研究只涉及一种益生菌制剂,不能以偏概全,媒体的片面解读和不实报道夸大/歪曲了研究的发现和结论;④ 科技界和产业界应加强关注益生菌的个体差异性,消费者应正视益生菌的功能,加快整顿益生菌市场鱼龙混杂乱象并完善相关标准,规范引导新媒体和自媒体平台。

Nature:植物乳杆菌+低聚果糖,预防婴儿败血症!

① 败血症每年造成一百万婴儿死亡,这主要发生在发展中国家,而之前对此无有效预防措施;② 在印度农村招募4556名出生体重至少2公斤、35孕周、无败血症或其他并发症迹象的新生儿;③ 出生后2-4天,试验组连续7天口服10^9CFU植物乳杆菌ATCC-202195 + 150mg低聚果糖 + 100mg麦芽糊精,对照组仅口服250mg麦芽糊精;④ 连续观察60天,试验组和对照组败血症人数分别为123和206,合生制剂效果显著;⑤ 培养阳性和阴性的败血症、下呼吸道感染也显著降低。

罗伊氏乳杆菌DSM17938对母乳喂养婴儿肠绞痛有效

① 分析4项RCT数据,纳入345名肠绞痛婴儿(益生菌组174人,安慰剂组171人),探究罗伊氏乳杆菌DSM17938治疗肠绞痛的效果;② 治疗7/14/21天后,益生菌组的平均哭泣及烦躁时间均显著低于安慰剂组,益生菌组的治疗成功率几乎是安慰剂组的2倍;③ 益生菌干预效果在母乳喂养婴儿中更为显著,但在配方奶粉喂养婴儿中,益生菌的效果不显著;④ 对于母乳喂养的婴儿,罗伊氏乳杆菌DSM17938可被推荐用于治疗肠绞痛,而针对奶粉喂养婴儿还需进一步研究。

抗过敏/哮喘,来自益生菌的D-色氨酸或大有可为

① 现有的治疗慢性免疫疾病(如哮喘等)的药物只能缓解而无法治愈疾病;② 越来越多的研究开始关注益生菌用于预防变应性疾病的可能,但临床试验结果常常不一致;③ 选择37种益生菌,测试其对人霍奇金淋巴瘤细胞系的CCL17分泌及LPS刺激的人树突细胞的共刺激分子的影响;④ 13种益生菌的上清显示出免疫活性,其中D-色氨酸被鉴定出是具有免疫活性的物质;⑤ 小鼠喂食D-色氨酸后,肺部及肠道Treg增加,肺部Th2反应降低,呼吸道炎症缓解。

益生菌产品的信息应精确到菌株

① Koretz发表的一篇综述文章中,一些数据的整合是以益生菌的属/种进行的;② 但根据WHO的指南和科学界的命名方式,分析益生菌的作用时,应提供明确的菌株信息;③ 商业市场上对益生菌产品命名的不科学带来了许多困扰;④ 例如,如今在意大利生产的名为VSL#3的益生菌产品,与在之前的研究中应用的同名产品有很多不同之处,为临床使用以及相关科学研究带来了许多问题;⑤ 因此,对益生菌产品,不应仅提供益生菌的属/种信息,还应提供菌株信息。

肠道微生物与适应性免疫系统

过敏菌阅读(103)

  肠道微生物与适应性免疫系统

    适应性免疫系统,也称特异性免疫系统或获得性免疫系统,是针对特定病原产生的免疫系统。与先天性免疫系统不同,适应性免疫系统是后天被某些病原菌感染后,有针对性的形成的特异性免疫反应系统,该系统主要包括细胞免疫(T细胞)和体液免疫(B细胞)。由于每个人一生中遇到的病原菌的种类和机会是不同的,因此,不同人的适应性免疫系统具有十分明显的个体差异性。实际上,肠道微生物与适应性免疫系统密切相关,不同个体的适应性免疫系统受到肠道微生物的影响也不同。肠道微生物专家介绍了黏膜上特定位置分布的免疫系统T细胞和B细胞的表型和功能受微生物影响。这些细胞在抑制对无害抗原的响应、加强肠黏膜屏障功能完整性和维持免疫系统的平衡中发挥重要作用。反之,肠道菌群失衡也可引起多种免疫系统疾病。这种可区分稳态,病原微生物和宿主之间的相互作用机制研究,有助于发现预防或调节炎症性疾病和提高肿瘤免疫治疗的疗效。

    肠道微生物对病原菌的抵抗

    微生物对人类健康有重要作用,它们不仅跟人的先天免疫和适应性免疫系统密切相关,帮助这两个免疫系统的发育和成熟,还能够直接作用于病原菌。

    近年来的研究显示,微生物的改变可导致对病原菌产生耐药性或促进病原菌感染。其中,抗生素能对肠道菌群产生深远影响,不仅改变肠道的营养状态,还可能导致致病菌的增殖。实际上,病原菌可以利用肠道微生物产生的碳和氮作为营养来源和调节信号以促进其自身的生长和发挥毒力。通过引发炎症,这些细菌能够改变肠道环境,并使用独特的系统来推动自身的增殖。

    另,人类为了杀灭病原菌发明了抗生素,但抗生素的使用会对人体微生物产生巨大影响,而人体微生物又与先天免疫和适应性免疫系统密切相关,这似乎形成了一个怪圈。人体共生微生物和病原菌究竟谁是敌是友,需要免疫系统来识别,三者之间形成了微妙的关系。理解微生物、宿主和病原菌之间的相互作用机制,将有助于制定通过调节微生物来对抗传染性疾病的策略。

长期坚持合理节食,回报健康且长寿

过敏菌阅读(91)

  我们如何才能在年老体迈时保持健康和尽可能延长寿命?现在,研究衰老的科学家们已经给出了简单的答案:少吃点儿!

    常言道,千金难买老来瘦。的确,经验与科学实验都告诉我们,成年期的饮食限制可以大大延长寿命,改善不同物种的代谢健康。但什么时候开始改变饮食才能收获这种终生的益处呢?

    北京时间10月22日发表在《Nature Metabolism》上的一篇新研究中,来自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衰老生物学研究所、德国科隆大学、英国Babraham研究所和伦敦大学学院的科学家们表明,如果小鼠在进入老年期之前就开始减少食物摄入,并且维持少吃点儿,它们就会变得更健康。科学家们得出结论:健康的行为必须在生命的早期建立起来,以便在老年时改善健康并延长寿命。

    为了深入这个问题,马克斯·普朗克衰老生物学研究所所长Linda Partridge教授领导的研究团队进行了一项动物研究,他们让年轻和年老的小鼠节食,并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

    老年时才开始减少食物摄入量没什么益处

    在该研究中,研究人员使用了800只小鼠进行了晚期饮食限制转换的实验。24个月大的高龄雌鼠从随意进食改为进食限制,反之亦然。

    如果小鼠在成年后的进食量比随意进食组减少40%,那么它们在老年时活得更长,也更健康。进食限制组小鼠被喂以富含维生素和矿物质的食物,以防止营养不良;令人惊讶的是,从进食限制组改为随意进食会极大地增加死亡率;另一方面,在减少食物摄入一段时间后,如果允许小鼠改为随意进食,则对它们没有长期的保护作用,所以必须持续减少食物摄入才能使小鼠获得长期益处。

    因此,减少食物摄入量必须尽早实施,并持续到他们的生命终结,才能对老年健康产生终极的有益影响。

    Partridge教授道:“我们应该在生命的早期建立健康的行为。晚年才开始改变饮食对健康可能没有那么好。老年的健康是一件终生的事情。”

    脂肪组织的记忆效应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Partridge的博士生Oliver Hahn研究了不同器官中的基因活性。当小鼠被转到限制饮食组中时,肝脏中的基因活性迅速适应。他观察到老年动物脂肪组织中的“记忆效应”。虽然小鼠减轻了体重,但脂肪组织中基因的活性与随意进食组小鼠相似。此外,老年小鼠的脂肪组成变化不像年轻小鼠那样大。在对肝脏、棕色和白色脂肪组织中(WAT)的RNA测序表明,在随意进食后,脂肪组织中对进食限制的转录和代谢反应很大程度上是难以抑制的,特别是在WAT中。

    这种记忆效应主要影响线粒体,即细胞的能量工厂,它在衰老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通常,食物摄入减少导致脂肪组织中线粒体的形成增加。但这项研究表明,当年龄较大的小鼠改为低热量饮食时,情况已不再如此。这种在遗传和代谢水平上无法改变的能力可能会导致动物的寿命缩短。长期的饮食限制可以预防老年前脂肪细胞中的促炎信号。

    该研究联合通讯作者、Bearham研究所所长Michael Wakelam评论道:“将关于脂质代谢和代谢途径的数据与不同年龄和饮食小鼠中基因表达的组织特异性理解相结合的实验,使我们能够清楚地证明营养记忆在促进健康老龄化方面的重要性。”

益生菌很有用,但益生菌疗法,需要“个性化”定制

过敏菌阅读(96)

 众所周知,人的肠道由密集而多样的微生物群落组成,且与我们的健康息息相关。

    但它又是个危险的地方,因为生活在肠道中的细菌会分泌毒素,就像是一个分子注射器,将毒素喷射到邻近的细胞中。毒素会破坏细胞壁,撕开细胞膜并耗尽细胞的能量来源……

    近日发表在《Nature》上的研究显示,每个人的肠道都有一套自己的个性化毒素,微生物必须解开其“密码”才能定植。

    该研究通讯作者、美国华盛顿大学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HMI)的微生物学教授Joseph Mougous说:“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目前还不存在普遍适用的益生菌或活体生物疗法,即那些促进健康细菌生长的微生物补充剂。”
该团队的研究为解决如何为不同个体定制有益微生物迈出了第一步。

    他说:“通过操纵肠道微生物来促进健康是很有前景的,但目前尚不清楚微生物在肠道定植的法则。现在,我们对细菌定植所需的条件有了更深的了解。”

    人类的肠道中充满细菌。每克粪便含有约1000亿个细菌细胞,肠道细菌的数量是人体细胞的10倍。Mougous说,这些微生物统称为肠道微生物组,它们承担着各种维护工作,包括消化食物、保持肠表面完整、提供维生素,并清除有害细菌。他说:“肠道微生物组对人类健康至关重要,已众所周知。”

    在过去的十年中,Mougous的团队确定了一种细菌防御机制的细节,该机制称为VI型分泌系统。它就像一个分子注射器,将毒素喷射到邻近的细胞中。毒素会破坏细胞壁,撕开细胞膜并耗尽细胞的能量来源。他说:“这些细菌的毒素非常阴险。”

    细菌利用免疫基因来中和这些毒素并保护自己,缺少正确基因的入侵者会被赶出肠道。Mougous的团队曾以为毒素和免疫基因像锁和钥匙一样会成对出现。但是对来自1000多个人类粪便样本数据进行的分析显示出令人惊讶的结果。

    来自肠道脆弱拟杆菌的免疫基因远远超过毒素基因。研究团队发现,所有这些额外的免疫基因实际上都属于其他细菌,它们窃取脆弱拟杆菌的基因,以保护自己免受毒素侵害。Mougous表示,这意味着这些基因对于细菌在肠道中的生存至关重要。这是科学家们以前所不知道的。

    Mougous的团队(包括微生物学家Benjamin Ross)与华盛顿大学的Elhanan Borenstein教授合作对细菌基因组进行了分析。Mougous说:“这次合作非常有意义,因为它把我们两个团队都带到了新的领域。”

    实验表明,免疫基因簇聚集在DNA片段上,这些DNA片段可以从一个细菌菌株转移到另外一个细菌菌株。在实验室培养皿和活体小鼠中,研究人员发现携带这些基因的细菌立即对脆弱拟杆菌的毒素产生了抗性。

    此外,研究团队还发现,人类粪便样本中含有独特的毒素和免疫基因组合。Mougous说:“因此,在不同人的肠道微生物组环境中生存所需要的条件可能有所不同。”

    他解释道:“研究结果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人们很难修改他们的微生物组组成。用某些细菌在肠道内定植的通用方法可能永远不会成功,而是需要‘个性化’地定制细菌。”

我们是过敏菌,我们提供协和益生菌ALLER-5抗过敏益生菌等产品

联系我们自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