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生菌与心理健康

我们的肠道和大脑之间的联系错综复杂,这一联系深深地植根于我们的语言文化之中。“一肚子委屈”、“肠子都悔青了”和“满腹牢骚”等等词语,将我们的情绪感受与我们的胃肠道联系在了一起。我们的心脏和胃肠道反映着我们的情绪变化,表现为肌肉紧张、心跳加快或胃部异常收缩等等。肠道和大脑之间的双向沟通,不仅有助于维持胃肠道稳态,而且还可能影响我们的心理和情绪健康。



连接神经系统和消化系统之间的通路在19世纪首次被发现,被称为肠道神经系统。肠道神经系统被认为是自主神经系统的第三个分支,也被称为“第二大脑”。它的神经元数量与大脑神经元数量相似,在神经递质和信号分子方面也与大脑同样复杂和极其相似。


大脑和消化系统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它们与健康和疾病之间的关系,其实已经被认识到了许多年,古代文化、现代心理学家和生理学家都研究过。长期以来,人们认识到一些慢性胃肠道疾病与精神症状之间存在关联,但其因果关系和潜在的病理生理机制并不确定。然而,最近的科学进展让我们更加深刻的了解了脑-肠之间的双向相互作用。


人类的消化系统是400-1000种不同细菌的家园,这些细菌组成了一个错综复杂的共生生物网络。肠道微生物可通过调节肠道运动、肠道疼痛、免疫反应和营养加工等方式影响肠道稳态。越来越多的研究正在关注肠道微生物与人类宿主之间的共生关系。这一思想学派正在推动人们重新认识脑-肠相互作用在维持体内健康平衡方面的重要性。



肠道微生物对肠-脑相互作用具有强大影响,参与影响情绪行为的发展,调节压力和疼痛以及大脑神经递质系统。益生菌和益生元被认为可通过调节肠道菌群最终影响宿主行为,但是如何将其应用到涉及大脑或肠脑轴的人类健康或疾病之中,数据还十分有限。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益生菌对肠-脑双向共生关系的影响不仅与我们的身体健康有关,还与我们的这种双向共生的脑肠关系还具有其他重要特征,这些特征不仅与我们的身体健康有关,还与我们的心理健康有关。


益生菌


世界卫生组织将益生菌定义为“如果摄入足够数量,能够给宿主带来健康益处的活性微生物”。益生菌(probiotics)一词来源于希腊语,意思为“为了生命”(for life)。益生菌的使用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和古罗马时代他们对奶酪和发酵产品的使用。


二十世纪早期,诺贝尔奖获得者Eli Metchnikoff在巴斯德研究所工作时,他说过:肠道微生物对食物的依赖使我们能够采取措施改变我们体内的菌群,使用有益微生物来代替有害微生物。大约在同一时期,一位名叫Henry Tissier的法国儿科医生注意到,腹泻患儿的粪便样本中某种细菌的数量较低,而这种细菌在健康儿童中含量很丰富。这种细菌就是目前我们熟知的双歧杆菌。他建议将来自健康儿童肠道中的细菌用于腹泻患者,以帮助恢复健康的肠道菌群。很快,Metchnikoff和Tissier的工作被用于商业开发,然而,并非所有结果都是阳性的,许多科学上看似稳定的观察结果,却被证明是无用的。随后,益生菌研究失宠了,但是在过去二三十年里,益生菌的研究又死而复生且来势汹汹,益生菌的研究以及消费者对益生菌兴趣都日益增长。



越来越多的临床证据支持益生菌可能对健康有益的观点。益生菌被用于各种膳食补充剂,有胶囊、片剂或粉剂等形式,并且存在于各种发酵食品中,最常见的就是酸奶。最受欢迎的益生菌包括乳酸菌和双歧杆菌。特定种类的益生菌往往具有特定的健康益处,使用益生菌的基本原理就是增加肠道有益微生物,恢复肠道菌群平衡。


在健康情况下,胃肠道是大约400种细菌的家园。细菌从人类出生开始定殖,顺产的新生儿通过母亲产道分娩时,接触到母体的子宫颈和阴道菌群,新生儿胃肠道就开始定殖大量细菌。剖腹产的新生儿通过与环境接触而接受细菌定殖。肠道细菌的定殖具有一系列有益作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抵御新摄入的微生物的再定殖,其中就包括病原微生物。因此,通过饮食控制或补充益生菌增加肠道有益细菌的相对数量可能有助于宿主的健康。


益生菌与心理健康 


有报告指出,全球心理健康危机日益增长被认为是现代文明的结果,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如此。社会经济的改变、城市化需求的增加、饮食习惯的变化、久坐不动的行为、电子产品的长时间使用、缺乏足够的日照以及脱离大自然等等,被认为导致现代社会许多疾病流行的促进因素。世界各地的研究小组正开始探索这些影响之间的相互作用以及它们如何与其它现代生活因素相结合影响心理健康。


其中一个越来越受欢迎的研究领域就是肠道菌群的改变对神经心理学的影响。研究人员认为心理健康问题与慢性低度炎症、氧化应激和炎症细胞因子的升高等有关。越来越多的研究也发现,许多心理健康问题也伴随着肠道有害菌的增加和肠道菌群失调。通过腹腔注射细菌脂多糖可以引起情绪障碍,同时补充益生菌也可以影响机体的细胞因子、氧化应激和炎症标志物水平。


我们很容易理解益生菌在胃肠道疾病中的健康益处。益生菌可以帮助减少肠道病原微生物的数量,从而减少各种胃肠道不适。益生菌还能增强免疫反应,改善皮肤功能,增强对某些过敏的抵抗力,减少体内病原体,保护机体DNA、蛋白质和脂质免受氧化损伤等等。 


最近的研究表明,服用益生菌也可能对肠道以外的健康有益。肠道微生物在肠道与大脑的双向沟通中发挥重要作用,肠道微生物也可能对一个人的精神状态产生重大影响。近年来,人们对肠道微生物与免疫系统、大脑发育和行为的关系进行了一系列的研究。肠道菌群通过免疫、内分泌和神经途径调节神经生理行为。大量研究已经开始关注益生菌在抑郁症、焦虑症、自闭症、阿尔茨海默病、慢性疲劳综合症和精神分裂症等疾病中的有益作用,表明了益生菌在心理疾病的预防和治疗中的潜力。



脑-肠之间的双向交流已经很明确,但是我们对肠道影响病理心理学的具体作用机制的了解仍处于初级阶段。在研究肠脑轴功能方面,我们大多使用的是动物模型,在这方面也取得了令人惊叹的结果,而在人类研究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在以后,我们将陆续总结益生菌目前在各种心理疾病的应用中所取得的进展,介绍益生菌在预防和治疗心理疾病方面的潜在价值,敬请关注!


图片均来自网络





过敏菌商城
过敏菌